回首又见他

2021年09月15日 阅读数:2
这篇文章主要向大家介绍回首又见他,主要内容包括基础应用、实用技巧、原理机制等方面,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这是一部日剧。男主角是织田裕二。
    很老的,能够用经典称谓了。
    最先可能初中看的。只记得最后那个镜头---走出医院,伤心落泪的司马----渐入高潮的音乐戛然而止----司马被刺了一刀 ,轻蔑的眼神,倒下的身影...... THE END!
     因为这个记忆,我把这个片子bt下来了------这已是去年末前的事了,断断续续地看,直到昨天我终于算完整的回看了一遍。
    我不会写影评,尤为是看了后面这篇后。
    就像李白登黄鹤楼的感受。固然我跟李白差的那个叫何止十万八千里了,不过就是表达这个意思。
----------
   如下为转贴:
    若是你问我,当年那些朝夕相处的人,后来到底怎么样了?我必须认可,我真的想不起来了。若是你问我,当年的那部电视剧怎么样了?我会很确定的回答,我记得,我全都记得。
 我第一次从电视里看到它是在1996年的1月或者2月,我记不清楚了。但我记得是96年,所以不太精确地说,这是影响了我一辈子的一部片子。
振り返れば奴がいる》是这部片子本来的名字,直译为“回过头来,就看见那家伙在那里”。我知道的翻译还有:“冰与火”(这是最能反映剧情的)、“活得比你好”(这是最具讽刺意味的)、“对决医世代”(根据个人经验,这应该是来自港台的翻译)。可是哪个都不如“回首又见他”。这并非单纯地从翻译的角度作出的判断。
  片子不长,一共只有11集,却让人看到极端的人,还有他们背后的故事,以及他们之间的使人绝望的一切。主人公是司马江太郎医生和石川玄医生。这是两个第一次见面就开始激烈争吵的男人。在网上看到不少人将他们的敌对解释为善恶之争。可是我不这样想。他们敌对的缘由彻底无涉善恶,非关爱恨。那种缘由涉及到的是人类生命中的两大命题:信仰和人生观。
  主人公之一司马医生是一头野兽,他医术高超却贪婪无耻,英俊迷人但冷漠阴郁。他的眼睛看透生死,因此他不让那些最终要死去,特别是注定要痛苦地死去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在童年的时候经历过父亲罹患肺癌,缠绵病榻数年,最后变成植物人的痛苦,司马对死亡比对生命看得更透彻。因此在大学里,两年以内他对八我的实施了安乐死(石川说他是彻彻底底的杀人凶手)。在医院里,他依然坚持这种作法,并最终为此付出了不起不离开医院的巨大的代价。
  司马的另外一个特色是能够置人命于不顾,他彷佛只喜欢钱。他能够不顾急救病人命在旦夕而一心一意的打麻将,但是当据说那病人是议员的儿子时又马上站起来去为他准备手术。他不择手段地收取回扣,当出现问题被弹劾的时候再用钱去贿赂可以帮他解决问题的人。
  形成这一切的元凶是他的老师兼主任中川医生。司马师由于崇拜中川才选择作医生的。正如中川所言,司马那精湛的技术全是由他亲手传授的。在大学中,中川曾下跪恳求司马背负起本身手术失败的罪名。为了挽救偶像,更为了挽救本身,司马一肩担起所有责任,却忽视了一个事实:这样作,只不过换他本身亲手打碎这个偶像而已。在中川双膝落地的那一瞬,司马的人生已完全失重。这一幕,在中川是不敢回首,在司马是不堪回首。年轻的司马,对待信仰单纯到决绝无歧,狂热到不留余地,不可能经受得起中川这个支撑起他理想的支点在刹那间的毁灭。不管是点头,或是摇头,司马其实已经无力回天。因此此后他创造的全部辉煌的成功都没法阻拦他走向一条不归路。
 中川使司马再也不相信人,他只好相信钱——大概全部的人,活着就总要相信点什么。在医院里,司马始终以和中川之间的交易做为把柄让他无往不胜,他不停地要挟中川。为了保持本身的地位,中川不得不屈服于司马,一次又一次地包庇司马那些不可原谅的错误。但是尘埃落定时,他对他的中川老师说:感谢您这些年来对个人关照。过去的那件事情,我到死都不会说出去。这是他的内心话,他的感激,他的承诺,都是真的。对于这个创造了他的理想又毁灭了他的理想的人,也许司马本身也说不清对他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那年,当我把这部电视剧的前3集看完时,已经有了一种痛苦的预感,而且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我真的是一个敏感的人——这种气息是从另一个主人公石川玄医生身上传来的。不管是我生活中的朋友仍是网络上的陌生人,全部看过回首又见他的,几乎都喜欢司马而讨厌石川——尽管石川是正面人物。你们谈到这部片子的时候不约而同地说,石川这个正面人物实际上是道貌岸然,假人道主义者。
固然,我喜欢司马。司马的高超的医术,冷漠的气质,也不能说不值得喜欢。同时,他的生死观,与之相比石川显得很“俗”,过于循规蹈矩,彷佛远远没有司马有个性。
也许石川医生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几乎没有。他的坚强、热情、执着、勇气,在现实中已经愈来愈罕见。同时,石川也有至关精湛的医术。他有本身的理想,而且可以在恶劣的现实环境中坚持本身的理想。做为医生,除了医术以外,他还有明显高于常人的责任心和道德感。这是他的一种高贵的美,这种美其实远远不是司马那幅冷漠的样子能够与之相比的。
 绝大多数人,老是会被生活逼迫得冷漠、现实、愤世嫉俗,可是同时却又不愿深入地检讨本身。对于那些美好的、热情的、理想化的东西,人们都不敢或者不肯去相信。正由于这样,因此才要去否认——人们不敢或者不肯认可,本身没法作到这些。
  石川是中川主任从堪萨斯请来的。在堪萨斯的时候,石川基本上是从事研究室的工做——远离尘嚣,安定而平静。在理想条件下成长起来的石川,历来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司马这样对死亡无动于衷的医生,中川这样不能拿手术刀的外科主任,星野这样不择手段的推销员。若是不是在生命的最后一个冬天来到天真楼医院,石川的一辈子也许都没有机会见识这一切。我经常想,若是中川不把他从研究室请到医院来就行了。真的,若是石川一直留在研究室就行了。他本能够一直平静地生活下去,他本应该一直那样生活下去。
 尽管情节中没有任何交待,可是有一点很是明了。与司马不一样,石川的人生从未有半点差池,半点失衡,仿如物理模型中理想状态下飞行的物体,沿着人之初性本善的轨迹绝不犹豫地匀速前进,心无旁鹜,目不邪视。他相信所学的知识,信任人与人之间的关怀,信仰生命的难得。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和书本上的一切教条,如此幸运的,在现实中竟历来没有背叛和欺骗过他。一直到死,他的心里都不可置信的干净。他坚信本身的信仰,不容本身甚至别人玷污。他对司马的憎恶,并不是针对我的,而是出于道德上的洁癖,对完美的执着追求。为此他不惜一切地要从他的世界里剔除对本身信仰的这个威胁,这个污点。他不能容许有这样一个违背他信仰的人存在于他的生活中,与他朝夕相处。(然而赶走司马的过程是坚苦卓绝的。石川后来几乎是一味陷到与司马做对的偏执当中去。他也变得不择手段,甚至被人指责“作法和司马没有区别”。在网上,我看到石川的这种变化成为不少人更加讨厌他的理由,而且成为“石川是伪君子”的有力证据。但是我仍是以为,石川是能够原谅的。由于他没有办法,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地知道本身是一个没有多少时间的人,他的终点近在咫尺。同时他不择手段的最终目的也不是为了名利,只是为了捍卫本身的信仰和对正义的理解。一个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捍卫信仰和正义的人,是值得肃然起敬的。)他终于办到了,司马引咎辞职。因此,用他本身的话说:个人使命已经结束了。他的死也许不是悲剧——虽然这仅仅是对他我的而言。最完美的终结,是在高潮的谢幕。
  
 生活经历和成长环境的不一样,造就了石川和司马人生观的本质不一样,这也是他们全部矛盾、争吵、甚至是仇恨的根源。对于生命这两个字,石川的定义是呼吸和心跳,司马的理解是尊严与自主司马说:生きることと死なないということは、违うんだよ」(活着和不死去,是两回事),司马认为全身插满管子,没有任何意识的植物人,实际上是不能算活着的。因此他主张他们死去,这样才是解脱。
  
 悲剧是无可避免的。他们都是聪明优秀的男人,但是他们却不明白,他们对立的观念其实都有道理,都在被不一样的人接受着。支持司马的人,也许不少是由于青春年少,将生命的质量看得比生命自己更重要。他们手里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在愈来愈老以前,在死去以前。因此他们很难想象和体会人之将死的恐惧。  在司马和石川以前必定有人为了这样的理由争论过,在他们以后这样的争论也永远不会结束
   
 石川和司马,这两我的甚至仅仅从外表看起来就是对立的、相反的。司马皮肤很黑,阴冷的目光,嘲讽的表情,甚至说话的声音里面也透出寒冷和威胁。他其实没有理想和目标,可是他追求金钱、地位,固然也追求高超的医术。但这些都不是他人生的理想,只是他人生的游戏——他太寂寞了,因此追求这些打发漫长的年代。
  司马是个与死神有默契的人。他能够看清,死神真心实意地想要索谁的命,而后几乎是主动地,把那我的的命交给死神。做为回报,死神经过司马给一些人起死回生的机会,让司马得以功成名就。这样愉快而心领神会的交易本来能够一直进行下去,但司马最终仍是破坏了规则。由于这一次死神想要带走的是石川。为了石川,司马决定背叛死神。
  司马恨石川,就如同石川恨司马。可是司马是一个不会爱任何人也不会被任何人爱的人,只有石川这个上天赐给他的敌人能够拯救他灵魂深处的寂寞。对于司马而言,石川的存在乎义非凡。也许,没有人像司马同样须要石川。我在一个日文网站上,看到一个日本人编的关于这部电视剧的一些故事。其中有一篇,司马对石川说,「オマエに死なれて一番困るのはオレだ……石川……オマエは死んだら、オレはまた一人になるんだ。」(最会被你的死亡困扰的人就是我……石川,若是你死了,我就又是一我的了。)对于司马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怕的人来讲,我相信在最后的最后他会认可他惧怕石川死去,只是他已经没有机会认可罢了。
  终于争取到石川的手术权,终于完美地完成了手术……那一刻司马脸上出现了难以抑制的狂喜,他的表情像小孩子同样幸福、天真、知足、快乐,甚至还有一点羞涩。终于可以和石川握手,这样的两我的终于可以平静愉快地相互面对。
但是最完美的幸福,每每只是对最惨痛的不幸的一点补偿。
石川仍是走了。
 他的表情异常平静,彷佛还带着微笑。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温柔的阴影。这是使人不忍打扰的永眠。这个体贴的男人彷佛还在告诉人们,他很好,不用为他难过。在他的周围,是爱过他的人,和由于种种缘由伤害和欺骗过他的人。连我均可以真切地感觉到他们是多么的悲痛和自责。而石川甚至不清楚他们对他犯下的过错,即便知道了也会原谅他们。
 若是说中川在司马面前的下跪摧毁了司马对道德的信仰,那么石川在司马面前的死亡更是无疑摧毁了司马对医学和他自身医术的信仰。在一次次被司马视为游戏或者比赛的手术中,司马救了无数人。但是当他真正不遗余力想救人的时候,他那双不可能不成功的手却没能留住石川年仅27岁的生命。
 办公室里,在透着惨烈光亮的观片灯下,最后看了一眼失去了意义的身份胸卡。司马江太郎,这个已经再也不是医生的人,还可以是什么呢?做为一个普通意义上的“人”,他的存在还有没有意义,或者说还有多少意义呢。司马狠狠地捏碎本身的胸卡,任鲜血肆意地流淌。
 最后用复杂而留恋的目光看了一眼深夜急诊时的情景,最后看了一眼天真楼医院,司马终于离开了。在日本寒冷的冬天里,在黑暗的街道上,司马那张永远冷酷的脸,换上了一个悲伤得不能自已的表情。他分明是想哭,但是却没有哭出来。是为石川仍是为他本身?他也深知,当他最终没能拯救石川的身体时,石川也就不能再拯救他灵魂里的寂寞了。
 可是却有一我的结束了司马的寂寞。年仅27岁的石川医生因病逝世以后,一样27岁的司马医生遇刺。凶手是一直以来被看成小丑的人物平贺,夜色里他那抽搐的笑脸不寒而栗地面对着司马。
 直到这一刻我才注意到平贺的存在。直到这一刻我才回想起,司马只能死,由于他走的一直都是死路一条。这是他本身选择的路。
 这个世界上,看似有生路和死路这样两条大相径庭的道路可供选择。其实这是一个很明显却又很难被发现的假象。生路和死路大同小异。生路的尽头也只能是死亡。本质上讲,生路是死路,死路也是死路。人原本就只有一条路能够走。若是必定要说出那点微不足道的区别,我想,在走向死亡这件事情上,死路比生路更称得上是捷径吧。
 异曲同工。这是我很是喜欢的一个词。这是最简洁、最永恒、最无情的真理。在司马和石川身上固然也适用。
 若是必定要说他们的死有什么区别,只能说石川直到死都不会孤单无助,而司马只能一我的倒在寒冷的街头。
 全剧也在司马倒地的那一瞬间戛然而止。
 这部电视剧甚至连续集也不可能有。结局已经到了死亡,能继续演绎新故事的人已经不在了。它留给人们的没有想象,只有一种无以言表的复杂感觉。而且这种感觉,对于我这样脆弱的人来讲,几乎没法摆脱。( 可是我确实在网上看到过三种文章,一篇是假设司马后来被救活,另外一篇是假设石川在手术成功后和司马一块儿继续留在医院,还有一篇是说司马和石川死后在冥界的故事。看来不少人不忍心这部电视剧就这样结束。)
 多年之后再次看到这部电视剧,发现有些情景与我记忆中的几乎没有偏差。而之因此可以记忆得这样清楚,只是由于那些情节值得记忆。
 石川去找司马谈话。(此时司马已经知道了石川身患胃癌的事情,石川本身也有所察觉,但还不肯定地知道。)在楼顶上,石川劝司马放弃作医生。
  ……
  司马:你说得不对!(违う。)
  石川:哪里不对!(何が违う。)
  司马:你什么也不知道。而后他转过头用复杂的眼神望着石川,继续说道:你真是个笨蛋。与其这样关心别人,还不对关心一下你本身的事情。(おまえは何も分かってない。ばかだ、おまえは。人のことを调査するひまがあったら、自分のことを心配しろ。)
  石川一会儿显得苍白无力心事重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司马没有回答,自顾自地离开了。由于他选择了另一种告诉他事实的方式。然而当回到办公室里,一我的的时候,司马勉强抑制着的难过终于表现出来。
 司马决定告诉石川他的病情——由于全部的人都没有勇气告诉他。司马选择了一种让人不可思议的方式。他不顾峰医生的反对,让石川看到本身的X光片,而后得出胃癌晚期而且癌细胞扩散得很是快的结论——石川给本身宣判了死刑。司马的作法近乎残忍,然而在他心里也有犹豫。看到石川弯下腰专一地看X光片的样子,司马也有一瞬间的动摇。也许他在想:非要这样不可吗?石川看X光片,司马看石川——这个一闪而过的瞬间不知为什么可以给我带来挥之不去的折磨。当司马回答石川那个其实已经没有必要回答的问题时,他的话已经带有哭音——“这是你的”。而后他又对石川说,请多保重。这也是他的内心话——不管他多么恨石川,其实在心里中,他比任何人都惧怕石川死去。在汽车里,司马一边开车一边狠狠地抽烟。有些时候抽烟是为了平静和掩饰情绪——这是个人经验。
 石川在得知本身的病情后,他的震惊很短暂。很快他就平静下来,那种面对死亡的平静几乎不符合他的年轻。他在办公室吃药的时候,喜欢他的峰医生走进来,他很快把药放进口袋里,不肯意让她看到难过。全部的人问起他的状况,回答老是“没什么”,“我很好”,“没关系”——即便在他吐血的时候。在临死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石川,第一句话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而且他仍然坚持给患者治病——尽管他全部的病人都比他本身健康。当他为一个病人拆线时,那个病人说:医生,你好像瘦了一点,脸色也不大好。石川好像没有听见同样专心地为他拆线,而后又用极为温和的声音告诉他,还有一个星期就能够出院了。在一边的护士向病人表示祝贺,那一瞬间石川还浅浅地笑了一下。病人说:多亏了石川医生。(在病人眼中,石川是值得相信和依靠的人。但是却没有人想过,石川应该去相信和依靠谁。)
  可是他们却没有办法留住他。
 一个叫世冈的病人到了弥留之际。世冈的女儿哭喊着“爸爸”。这情景让司马想起了本身的童年。但司马考虑到世冈的痛苦,决定让世冈尽快解脱。在世冈的病房,司马和石川又一次争吵起来——石川的死期越近,他们的争吵也越频繁。石川要为世冈注射×××,司马说:你这是白费力气。
  石川无力地说:我也知道。
  司马:既然如此……
  石川:有些事情明知是白费力气仍是必需要作!
  司马:没有这样的事情!
  ……
  司马:他(世冈)如今很痛苦,你难道不知道么。
  石川:我不能见死不救。
  ……
  为了让世冈早点解脱,司马决定按照他的意愿为他注射氯丙氰进行安乐死。在司马作出决定的时候,石川一直在为世冈治疗。但是这个时候胃癌使他的胃部疼痛起来。在护士的劝说下石川决定回办公室休息。当他一手按着胃部,一手艰难地扶着走廊的墙壁回去时,司马出如今他身后。司马停下来看着石川,目光充满疼痛和无奈。石川也是一个病人,是个连成为植物人的机会都没有的病人,死是他惟一的结果。石川的生命正在飞快地脱离他的身体,这个优秀的、惟一能够与司马为敌的男人,正在越走越远。司马眼睁睁地看着石川与本身生离死别。
 中川主任竭力想用一种轻松的语气对石川说:关于你下周的(其实就是三天之后)手术……
  石川平静地说:是的。
  中川:已经决定由谁来为你作手术了……停了一下,略有点艰难地说:由前野医生为你作。
  石川彷佛是思考了半秒钟,睫毛忽闪着向下看了一眼,而后转向前野医生,一边微微地鞠躬一边用很是诚恳的声音说:一切拜托了。
  前野也用自信的声音和表情抚慰着石川:放心吧,必定会治好的。
 实际上,不管是中川主任、前野医生仍是石川本人,都清楚地知道不可能出现奇迹。在手术时,前野一般只能为石川和司马作助手而已。
  也许石川已经不在意这种安排了。身为一名优秀的医生,他比谁都清楚本身的病情。谁主刀都很难改变结果。
  可是他依然要向前野说,一切拜托了;前野也依然要自信地安慰他能够治好;中川也依然要装得轻松——虽然你们都对结果了如指掌。但是不这样又能怎么办呢?
  石川说得没错,有些事情明知是白费力气仍是必需要作。硬着头皮作,为的只是眼前而不是未来——由于根本没有未来。
 石川终于如愿以偿,在生命结束之前看到司马离开了医院。司马回到办公室,把钥匙放在桌子上,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看到一直放在皮包里面的X光片,他把它拿在手里,看了看上面的名字——石川玄,而后微微叹了口气,把它郑重地放在石川的桌子上。在得知石川的病情以后,司马一直把他的X光片放在身边,时时地研究着,时时地为了但愿的渺茫而痛苦着。没有人知道这些。石川的病几乎是最让司马烦恼的事情了。
  司马离开的时候,在医院昏暗的楼道里遇到了迎面走来的石川。这两我的曾经无数次在楼道里迎面相遇,而且在这种场合下有过不少次对话,石川还曾打过司马。但此次是最后一次在楼道里相遇。由于医院要司马离开,石川要离开医院。
  司马看着已经苍白虚弱得像是没有生命的石川迎面走来。擦肩而过的瞬间,两人都停了一下。他们什么也没有说,很快各走各的路。那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他们正沿着相反的方向走向同一条路——死神在路的尽头等待的不是石川,而是他们两个。
  石川回到办公室,用手撑着头思考。他用本身的生命赶走了司马,然而胜利以后的他表情痛苦,彷佛还带有一些迷惑。他也许在反思,本身是否真的那样但愿司马离开;也许他在想,曲终人散,一切都很快要结束了。
 一直喜欢石川的峰医生这个时候来到办公室,打断了石川的思路。石川艰难地站起身来望着峰医生。看得出来她有话想对他说,他也有话想对她说。但是,已经太晚了。
 手术前,石川提出要求,要见执刀医生司马一面。
 司马凝视着病床上的石川,石川却不看他。
  可是石川说:我不想死。我很是怕死。(仆は死にたくない。死ぬのが怖い。)
  是石川惟一一次正视本身的疾病,而且说出本身对于死亡的观念。石川一辈子中最真实最脆弱也是最本能的想法,只能在司马面前说出来。而说者的声音在微微颤抖,听者的表情也在微微颤抖。
  石川接下去问司马:很没出息吧?情けないだろう。)
  司马轻轻地皱眉叹气,而后很确定地回答说:一点也不。(ぜんぜん。)
  石川依然不看着司马,说:我相信你。(君を信じてる。)
  司马作出了一个只有他才会作出的回答:少来这一套。(止めてくれ。)
  石川仍是不看他,继续说下去:一切拜托你了。よろしく頼む。)
  我相信石川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带着一点点但愿的。由于他和司马之间的全部对话都是真正的内心话,没有客套,也没有遮掩。石川说这句话时带有空前的诚恳和感情。这种诚恳,是出于对司马的信任,他相信司马是值得拜托的。而此前他对也曾对前野诚恳地说“一切拜托了”,但那种诚恳,只是出于规则和习惯。
  面对石川诚恳的拜托,前野的回答是“放心吧,必定会治好的”,而司马则告诉石川,他得救的多是零。只有两我的合做,才能将可能性提升到20%
  石川很疲倦似的闭上了眼睛,而后顺从地说:我知道了。
  从新睁开眼睛后,他缓慢而艰难地将目光投向司马,伸出了本身的右手,说:よろしく。(这句话意思很复杂微妙,不译很差)。
  石川知道本身仍是颇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他想和司马握手,这是对司马的拜托,也是对司马为本身作手术的感谢——哪怕不成功,也仍是要感谢的。另外,大概他想经过这种方式为过往的一切告一段落。
  可是司马拒绝。他说:等手术成功以后吧。
  在转身离开以前,司马对石川说:手术室见。
  当石川慢慢收回本身的手时,他的眼睛里已经能够看到泪水。
  此次手术是他们两我的最完美的合做。可是结果倒是最失败的。
  即便是最强大的人,也只能改变过程,却不能改变结果——在生与死的问题上。
最值得一提的情节,就是片头中司马与石川这一黑一白两个对比鲜明的身影奔跑的画面。
 这部片子的编剧三谷幸喜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有趣的是,向我预约脚本的时候,尚未决定是写关于医生的故事。已经决定了由织田裕二和石黑贤担任主演。制片人的意见是但愿用颜色清楚的区分开来,因而织田是黑色,石黑是白色,首先开始了开场场景的拍摄。但是故事情节尚未决定呢。无论怎样,就先拍摄了黑白两方拼命奔跑的镜头,配上《YAH YAH YAH》(主题曲)以后的录像片交给我,对我说‘请根据这个意境来写’。就是这样开始的。”
 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预示着成功。
 这两个身影,是编导藉以将抽象意念具象化的棋子。之因此以决然对立的方式登场,冷酷一点说,不过就是严谨的正反论证中两个标本而已。而像我这样的观众,注定只能难过地看着棋子怎样完成他们生命的布局。
 我小时候读过的《易经》中有一句话:两仪生四象。我想用这句话来分析这部片子。用《易经》里的话来解释电视剧大概有点奇怪吧。然而《易经》原本就是用来解释万物的。
 先说四象。电视剧的四象是剧情,更是经过剧情所表现的生活的面目。《回首又见他》的四象能够归纳为“信、悖、生、死”。人生,就是在信与悖之间的颠沛流离,从生到死的不停奔波。这是没有人可以违背的规则,也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方式。因此片中的司马和石川,或许殊途,毕竟同归,都是不成熟的孩子,而且永远没有机会长大和完美
 再说两仪。对于这部片子而言,孕育了四象的两仪,与其说是司马和石川,不如说是扮演了这两个角色的演员织田裕二和石黑贤。
 先是有了穿黑色衣服的织田裕二和穿白色衣服的石黑贤,才有了两个奔跑的身影,才有了产生出《回首又见他》的意境。
 织田裕二,不须要多说了吧。至今在日本的歌坛和影坛上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在《东京爱情故事》里,他仅凭藉细微的动做便轻易点化了一个平淡如水的角色。在《回首又见他》中几乎面无表情却能把喜怒哀乐表现得淋漓尽致。那一双眼睛啊。对演员而言,特写镜头无疑是最大的演技考验。逼视到无处可退,再细小的瑕疵也一览无遗,却没有任何能够辅助的手段,肢体、衣着、动做、环境,通通退出视线,却必须把最深处的心理展示出来。司马拥有着本剧中最多的特写,其中大半都只是他的那双眼睛。阴险的目光,寒冷的目光,疼痛的目光,无奈的目光,单纯的、羞涩的、快乐的目光……每一种,都是当时心情最恰到好处的流露。在这个绝大多数演员都用尽肢体、衣着、语言等总之是浑身解数都没法表现心里的年代里,织田裕二的那双眼睛是值得赞叹和感谢的。
再说石黑贤。这个1966年出生的男人没有织田裕二出名。可是这不能说他不够优秀。正面角色的演技历来都让人难以恭维,总以为公式化的阴影时刻笼罩,由于正面人物的性格本来就很难创新。而对于石黑贤而言,却只有把公式化的正义发挥到极致,才可以平衡织田离经叛道的眼神,才可以压住全部人复杂多变的作法和想法。能够说,本剧中角色之间的戏剧性配比已经和谐到了几近完美的境地,双主角的设置,一方面是主题表达的须要,另外一方面也奠基了本剧沉稳很是的基础。
 石黑贤所饰演的这个正面角色石川,真的很难。要始终与对方如此强势的黑暗角色坚定完全地抗衡,就没法走中庸的道路。然而一旦偏激,歧路也就在脚下,马上会引发观众敏锐的反感,如此依然没法达到平衡。尽管根据剧情须要,石黑贤的目光也须要不时地变化,而且融入复杂的情感,亏得他的面色却从未曾丑恶地扭曲,自始至终正气凛然。石黑贤当时与他饰演的石川玄医生年龄相同,都是27岁,应该也不会经历过太多世事。就年轻的演员而言,这样的演技实属可贵。
  
那短短的11集电视剧可让人记住那么久吗?剧情简单得能够用一句话归纳:两个医生之间的争斗以及一点点医疗界的黑幕,这一切都发生在一家名叫天真楼的大医院里。直到此次再看才明白,比故事复杂许多的是人性。要想按照理想生活,人是应该选择像司马那样不择手段,妥协于现实,仍是应该像石川那样坚守信仰和原则?这真是个问题,由于他们彷佛都失败了。
 更惨的是,对于他们的失败,却很难找到解释。
 
  

上一篇:十年javascript

下一篇:自检、开机故障及主板厂商资料css

提问和评论均可以,用心的回复会被更多人看到 评论
发布评论
所有评论 ()

orou

2007-07-12 19:03html

彷佛很好看, 不知道找不找获得
回复 点赞 删除

gufeng_yes

2007-07-10 22:16前端

日剧哦,如今好像不怎么流行啦,如今流行韩剧,呵呵
回复 点赞 删除

相关文章

上一篇: 奈他如何
下一篇: 回头再见他